最近在看《锦绣未央》,这是我至今为止感受到的最美的誓言

图片 1

图片 2

电视剧中能以圆满结局收场的情侣固然令人欣喜畅快,而未能善终的悲剧情侣却更令人刻骨铭心。小编为大家盘点电视剧中令人痛心的悲剧情侣。

最近在看《锦绣未央》,更新的速度好快啊,都要跟不上了。

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一开始注意到的也只是紫萱与长卿那一段三生三世的旷古爱情,反反复复的感受故事里的无奈与悲哀。

《射雕英雄传》的穆念慈(刘诗诗 饰)、杨康(袁弘 饰),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东方姑娘(陈乔恩 饰)和令狐冲(霍建华 饰),《仙剑》里的紫萱(唐嫣 饰)、徐长卿(霍建华 饰)……那些让我们痛哭、揪心的情侣们,往往悲剧总比喜剧让人刻骨铭心。

你们还记得前几集中,拓跋浚跟刘宋打仗,回京途中被拓跋余和叱云南暗杀,中箭受伤的那段吗?

看完大结局后,再看到这个图真的戳中我无数次泪点,禁不住想起纳兰那句诗: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穆念慈杨康——射雕英雄传。

之后拓跋浚被送到太子府,脸色苍白,四肢冰凉,太医怎么治疗,就是不醒。

华灯初上,人海穿梭,一见钟情

比武招亲初遇郎,从此便将心相随。

未央日日夜夜的照顾他...

也一直印证了之后的誓言: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
就算背信弃义、也觉不负你,甘愿为你抛弃一切,虽然最后的结局很是凄惨,却也深深地刻在我们心里。

一边说情话,一边在他床前伤心痛哭...

这是我至今为止感受到的最美的誓言,不厌其烦,因为他们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东方不败令狐冲——新笑傲江湖。

哭着哭着,哎呦嘿,一滴眼泪落到了拓跋浚的脸上。

三生三世的感情,究其根源都是这最初的一抬眸、两相扶、三再难回首。

有些误会,错过了,就是一辈子。

而拓跋浚仿佛有感应般,竟然...醒了!

初识之后,两人一日接一日的相约:勾跳异族舞蹈、品尝美味香辣的食物、潺潺流水边盘坐讲诗经、遥遥钟鼓前想南山落日……每一幕都美好的那样不真实。

令狐冲,我要你永远都记得我,这一生最美的过客——东方不败、令狐冲。

太医都没辙,竟然被眼泪滴醒了,这爱情的泪水简直比灵丹妙药都管用。

图片 3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紫萱徐长卿——仙剑奇侠传三,《金玉良缘》又重逢了。

而且唐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剧中用眼泪救人了,你们还记得《仙剑3》中女娲后人紫萱和徐长卿吗?

图片 4

不得不说《仙三》开始的剧情还是不错的,搞笑感人都恰到好处,可剧情越来越雷,终极boss有着莫名的喜感。让很多人坚持看下去的还是最最经典的这一对儿。

徐长卿有一次斩妖除魔,遇到了魔尊重楼。

我想,这也是紫萱无论如何都要等待留芳的原因吧。这般美好的爱情,谁会甘心舍弃?

纵使百年 也比不上和你的一瞬,三生三世的等待——紫萱长卿。

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,紫萱不惜违背承诺出面救了他,可长卿依旧昏迷不醒...

之后细细回想,他们二人之间的快乐回忆大多都在这几天了,却延续了三百年的悲剧

紫萱徐长卿——仙剑奇侠传三,《金玉良缘》又重逢了。

紫萱还输了自己的真气给他呢。

好景向来难长久,留芳要走时,紫萱负气跑开,我以为故事会到这里结束,毕竟古代对女子的限制诸多,两地相隔又是那般遥远。然而,转折突至,或许,紫萱对爱情的执着早就从一开始就埋下伏笔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甄嬛和果郡王 《甄嬛传》 从相识到相知,从相爱到相惜。

接吻了啊,可还是没醒...

皇宫高城内的三年之约,少女大胆勇敢的向天告白,脸颊上青涩柔软的初吻,金色马面具的定情信物,似乎未来真的会等她长大、等他娶她,从此岁月静好。

淡留在心底的温暖是活在冰冷的深宫中唯一的动力,坚持活着,因为有你,只因有你。

紫萱低着头,把脸贴着昏迷的徐长卿,哭着对圣姑说“我愿意成就他”“老,我不怕”

图片 5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窦漪房刘恒——美人心计。

现在回看这个情节,依然特别感人有没有?

比翼双飞,怎么能一个人跳?跳得再好,也不好看 。

圣姑一直在劝阻紫萱和长卿见面,俩人聊了好长时间,直到最后紫萱被圣姑拉走,长卿也没醒。

三年,比起一秒一分一日一月都太长,可比起以后她等他的几百年漫长岁月实在不算什么。

我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,包括上天,刘恒啊,再陪我走一段好吗,哪怕只有一小段,哪怕给我留下忘记你的时间——这段让人哭惨了。

就在拉走的前一刻,紫萱不舍痛哭,流下的眼泪刚好滴到了长卿的脸上...

当浓厚的思念无处安放时画下的少女图被发现,当他愿意为她舍弃道心沦为红尘物,当他终于无所顾忌想要不顾一切娶她时,却被告知:记忆中的姑娘芳魂已逝。

最耐不住,一人终老的痛苦,永不相问的爱情——窦漪房刘恒。

而一直昏睡的长卿也是仿佛得到了感应一样,醒了!

从此,万念成灰,心如止水,承道业、束道冠、入道心。殊不知,远方的姑娘还在心心念念等着他,等他来娶她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慕容四少静琬——来不及说我爱你。

你就说吧,神奇不神奇?

图片 6

“我们之间是爱比恨多,还是恨比爱多?”

感觉唐嫣的眼泪可以和王子的吻一样加入十大未解之谜了!

图片 7

其实怎样都无所谓,不管是恨还是爱,我要你记住我一辈子,要你心里除了爱我恨我再没有其他。

最后一句

几年后,她长大了,却一直等不到他来娶她,只好去他们说过的南山等着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莫雪鸢周亚夫——美人心计。

你们还记得哪些眼泪救人的情节?

一天又一天,老天难得的怜悯,终于再次相见、拥吻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乔峰阿朱——天龙八部。

图片 8

“阿朱是我这一生唯一深爱的女子,也是我唯一想娶她为妻的女子,这种感情之前不曾有,以后也不会再有,没有人可以取代她 。”

很喜欢这一幕,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,道士动了凡心,姑娘未被辜负,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。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铁心兰花无缺——小鱼儿与花无缺。

后来,我一直在想,如果他们没有再次相遇,或许他能得道成仙、她能沿袭责任,没有之后那么多一次次心如刀割的分离,生离或死别。

从师父的苦苦相逼到断肠崖,多苦多难都比不过一句我爱你。

留芳师傅:你若执意跟她,只会生生世世陷入情劫.永世不得翻身呐!

爱你太苦,爱你太难,我却无怨无悔,满是痛苦的经历——铁心兰、花无缺。

留芳:我才不管紫萱姑娘是谁呢!我只知道,她是能令我哭,令我笑,令我开心,令我难过,令我朝思暮想的姑娘!她是唯一能让我感觉到我的生命是有意义的人.我要生生世世都跟她在一起!

电视剧中的悲剧情侣:宋恩祖洪祈勋——灰姑娘的姐姐。

留芳(不听师叔劝阻):既然后事无人可知,就要顺了自己的心.就算明 天死了,也毫无遗憾

“来了,笑了,恩祖啊,他这样叫我。” “恩祖啊,他这样叫我。”

留芳的师叔:你胡闹!

太多的眼泪,太多的无奈,太多的无言,太多的委屈,太多的错过与过错。

留芳:我要还俗!我要娶紫萱姑娘为妻!这是我三年前对她许下的承诺,我不能言而无信!

*
*

留芳不在乎她的身份,不在乎自己的信仰与生死,不在乎与她一起会带来什么后果。他只是想着,想着与这个朝思暮想的姑娘在一起,一起快乐的跳舞吃辣讲诗经看落日,过简简单单的生活

之后,他用三个轮回来践诺,生生世世

生不能同寝,死同穴

图片 9

还记得一个细节吗?当留芳回答圣姑自己打算出家时,幼时懵懂的紫萱还傻傻的问什么出家,在得知出家人不能娶妻时明显怔了一下。我想在那个时候情根就已经种下了吧。

老天有时候就是那么残忍,不让你同生,即便是共死也不可以。身为女娲传人的紫萱身负灵力,被圣姑与大地生灵所救,清醒之后听到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至爱之人摔得粉身碎骨、死无全尸。明明就在前一刻他们还在庆幸彼此三年后的相逢,明明他们马上就可以一直在一起,即使后来选择一起跳崖也是许了白首之约、应了相守之誓,可是,因为她的责任,因为她生来就要肩负的命运,她只能选择活下去,想尽一切办法,苦修也好、等待也好、寂寞也好,终归是她一个人,终归是为了那个人。

夜夜笙歌,日日买醉。神圣不可亵渎的女娲后人不过是个痴情女子罢了。

或许女娲后人都是痴情人吧。紫萱、青儿、灵儿、忆如、小蛮……世世代代,享了世人的尊崇与朝拜,就得付了自己的一生,在关键时候用命去换所谓的人间太平。女娲博爱世人,却独忘了自己的子孙、代代不得善终。


再次相见时已经是一百年后。

她坐在高高的枝丫上,荡着脚放着风筝,仿佛很快乐的样子。要不是后来在酒馆里一声声情难自禁的质问前世的恋人,我都几乎忘了她曾经经历的痛苦,似乎她还是一百年前那个十六七岁、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姑娘。

有人说,唐嫣把这段时期的紫萱毁了,根本就是演成了一个妓女,放荡妩媚不成体统。可是,当你设身处地的去站在她的位置上想想,只怕那么多的酒根本就解不了她的痛苦。或许,即便是醉了,这么多年眼里心里看到的那个人都是他。苦修多年身负灵力之后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他。不论外表怎么变化,不论世事如何轮回,她爱的人始终不过一个他。

前尘往事,于她是苦涩往事里唯一的一丝甜,即便难过,也因为这一点甜努力的活下去。而于他,不过成了一片空白。连紫萱自己都不清楚,为什么从头到尾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痛苦?

林业平,他不是顾留芳,就像徐长卿也不是林业平一样。可怜这个傻姑娘,怎么也不明白这个事实。或许,是她不愿意承认,不愿意相信最爱的人真的死在了过去。

第二世,林业平无法割舍下前世的依恋,脱了道袍喜服加身,两人终于圆了第一世的愿望。那时候,顾留芳说他会娶她。周周转转来来回回,时间倒不回去,可誓言还在。

图片 10

前世的牵绊太深,造成了今生的误会怨恨。婚礼是幸福的美好结局,也是幸福的终结之地。之后,紫萱怀孕负气离去,为平叛乱甘愿被擒,林业平披上战甲来到陌生的苗疆地界,孤身一人。后果可想而知,紫萱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最爱的人死在眼前却无能为力,连眼泪都不知道该怎么流出来。而林业平,到死都不知道两人还有个孩子,更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情敌不过是前生的纠缠,抱憾而终,又一次为爱情赔上了性命。

记得在酒馆里,紫萱念出前生誓言,业平情不自禁的接出下半句。明明是刻入骨髓连忘记都无法阻隔的深爱,却只能归结为自己不过是知道那是《诗经》的名句而已。看着昔日捧在手心爱护、恨不得日日相守的小姑娘堕进情殇的深渊,潜藏在业平心底深处的记忆被勾出来,指尖拂去莫名其妙滴下的眼泪,想不清楚究竟是为什么。

正如第三世的第一次见面。


第三世,紫萱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在他一出世就找到他。她明明可以等他长大,与他再续前缘,明明可以好好地守在他身边,至少不让他再次走上修道之路。可是,第三世的紫萱已经经历了太多,两世刻骨铭心的思念,两世与挚爱之人的生离死别。这些,足以让这个曾经天真活泼的小姑娘成长为为大地生、为大地死的女娲后人。所以,她愿意成就他,她愿意放手,至少愿意尝试,把他送去道的最高府邸——蜀山,从此只是在暗地里默默保护他。

第三世的紫萱,让人心疼。因为她不再放纵、不再自私,学会了这个世上最艰难的词——隐忍。

图片 11

长卿解封记忆终于记起全部往事后,我以为他们会在一起。可是没有,长卿压抑了自己的情感,选择让她离开。现在,我依然记得紫萱眼中的哀痛与难以置信。她再也骗不下去了。以前还能告诉自己他只是不记得,这不是他的错,可是如今还有什么理由为他解释呢?

所以,这一次,她只是静静地说好,静静地离开,策马而去,一次留恋的回头都没有。

以前,总是她看着他离开:留芳离开去长安,留芳跳崖身死,业平嫉妒马面具在大街上愤而离去,业平为救自己死不瞑目……一次又一次,他留下的总是背影。这一次,终于换他看她离开。

长卿对紫萱的感情也是非常炽烈,三世的深情岂是那么容易想忘就忘。所以,在跨过了心里的那道坎儿之后,长卿终于义无反顾的去紫萱。

图片 12

无数次希望时间能够为他们多停留一下,哪怕只是一分钟,再多一分钟。

然而,为了保持年轻貌美,为了延长自己的寿命,紫萱用水灵珠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封印、费尽心机偷到魔尊不老之心,可还是敌不过命运,躲不开分离

长卿被邪剑仙吞入腹中,这一次,紫萱的信念彻底坍塌。记忆中那一袭白衣绝望的摊到在灵堂前,隔着荧屏都能感受到她已心如死灰

图片 13

圣姑责备紫萱说:“难道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顾了吗?”

是啊,紫萱全部的爱都给了徐长卿,她爱的全都是徐长卿所爱。而徐长卿心里顾念的却太多:蜀山、世人、好友、女儿、紫萱……这本就已经不再是一场公平的爱情。不过,在爱情里谈论公平,太过痴傻。

世间恢复太平之后,二人相别饮下忘情水。正如歌词唱的那样,一碗水结束了三生三世的爱情。三百年,再荡气回肠的感情也该是有个了结了。

她愿成就他,他又何尝不是想成全她?不想让她再为感情所苦,不想让她日日活在油煎火熬里。所以,他们都骗了对方,也都以为对方忘了自己。最后,蜀山脚下,一个青丝成白发雪中相思,一个道袍加身舞剑送白雪,互相陪伴。

图片 14

电视剧里没有说结局怎么样,可我们也能想到。

生过孩子之后女娲后人便如普通凡人一样,会变老,会死。水灵珠封印已解,重楼不老之心已还,延迟了百年的死亡终于来临,而长卿,也必将如圣姑所言“此生好好修行便能修炼成仙”,脱离凡尘俗世之苦。

我一直在想,紫萱临死前,长卿有没有见过她最后一面,他们会相见吗?多想答案是肯定的。

长卿从蜀山赶来,满头白发的紫萱躺在他怀中,他陪着她看她想看的每一样东西:辽阔无垠的海、漫天飞舞的雪、长安南山脚下的落日……再讲讲他教给她的诗经,她一定会笑着背出来;想想以前一起跳过的苗族舞,两人牵着手仿佛还能无忧无虑地跳起来;或许,她还会提起以前捉弄他吃辣的滑稽事,之后,两人笑个不停,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八岁的时候……

青儿已经长大,她没有见过她的父亲,只是看母亲日日在那里静静地想着那个人,偶尔嘴角含笑的抚摸着马面具,偶尔拿出一卷古旧的诗经来读,偶尔抬头几天不动地望着蜀山峰顶……她一直以为父亲不爱母亲,所以一直不回来,可是此刻坐在眼前陪着母亲笑着回忆往事的男人,那隐藏在眉眼处的悲伤让自己心疼……

母亲终于体力不支,眼眸渐渐失去光彩,手里拿着的马面具也倒落在父亲手里,身体越来越透明,最后变成紫色花瓣慢慢消失,神魂归在女娲宗祠的最末位上,临去时还带着笑,这是青儿第一次见母亲这样开心……而那个鬓发微微白的男人,好像对这一切的变化都没有知觉,脸上挂着泪,却还一直笑着讲没讲完的事情……

听他说,还藏着从母亲那里偷来的紫色丝帕,就在怀里,怕母亲笑话就不拿出来看了;

听他说,他总是悄悄地画母亲的画像,较当年画的那幅好看了许多,可是又怕弟子发现就画完便烧,烧了再画,多年下来倒是把丹青练得愈加纯熟了;

听他说,他借着云游四方的机会,回回都要去他们成亲的地方打扫,可每次去了都是干干净净,便知是母亲来过了,就放一个马面具在那,这么多年,也不知母亲手中拿着的是哪个马面具;

听他说,当年他与母亲去过的醉月亭已经没了,来往的人多了就成了小镇,镇子上的人很淳朴,和他们住在那里的时候一样,可是他又找了个借口“普化众生”骗人们重新修建起来,连那时敲钟的链绳都一模一样,母亲见了一定会很开心;

听他说,这些年他都有偷偷地来过,原来每年生辰早上的礼物都是他送来的,原来母亲每次犯头痛病时看到的那个人不是幻觉,原来年年开的漫山遍野的花都是他亲手栽种……

父亲在那里坐了很久、很久,眼神空洞的看着远处,那是女娲宗祠的方向,好像心已经跟着母亲一起葬在了那里。